浦东三十年,从通用到特斯拉

三十年前,从浦西望向浦东,与乡野无异(www.Laomazi.cn)。三十年后,浦东已焕然一新,浦东身上的“开放”烙印,让今天的它成为今天中国对外开放最为闪亮的路标之一。

1990年3月初,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

同年4月,上海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开发浦东的政策和措施。9月,国务院批准了上海市政府开发、开放浦东新区的具体政策规定。浦东开发进入实质性启动阶段。

日本富士银行的经理人曾经做了一个比喻,说浦东开发如下围棋,即在广阔的地区有多个中心点,在开发初期感觉有点杂乱无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像围棋比赛中由中局进入决胜局,许多个开发中心的互相影响逐步增强,最后终于完成了一幅壮观的图画,这和一般的开发方法,即现有一个中心,然后逐步向外拓展的做法不同。

“落子”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也需要胆识智慧与远见。浦东的拼图,便在这些要素中,不断完整起来。

在新的时代要求下,开放大门越来越大的浦东也成为了新的标杆。

汽车热土

1984年,德国大众和上海汽车集团合作,成立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奠基了大众在华近40年领先的基础。

1997年,这是浦东新区成长的第七年,汽车成为浦东新的选择。1997年6月12日,由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通用汽车公司共同出资组建而成。位于上海浦东的金桥基地位也成为了上海通用汽车的第一个制造基地。

1998年12月17日,上海通用汽车制造的第一辆别克新世纪轿车在浦东金桥基地下线,这个有着百年荣耀历史的国际汽车品牌在中国开始了它的另一段光辉之旅。从1999年4月第一批销售的别克汽车批量下线,到如今别克在国内的保有量已突破400多万辆。

上汽通用项目,也同样成为上汽集团在改革开放特别是浦东大开发中的重要里程牌。作为当时国内最大的汽车合资项目和上海市一号工程,从打下第一根桩,到首辆别克轿车下线,仅仅耗时17个月,创下了汽车整车制造工厂的全球记录。

2004年,在上汽通用的强势崛起下,将通用汽车中国公司表示将和上汽集团一起继续投资30亿美金以深化拓展中国业务之后,时任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瓦格纳在上海正式宣布:通用汽车亚太区总部将从新加坡迁至中国上海。

“我们能否在中国取得长期的成功和业务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通用汽车公司整体能否长远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选择上海作为亚太区的新总部,正证明了中国市场在通用汽车亚太地区以及整个全球市场业务发展中的重要地位。”瓦格纳在浦东这片土地上激昂地说道。此后,上汽通用这一名字长期占据着中国汽车生产商销量榜首的位置。

特斯拉“速度”

作为中国第一家外商独资新能源汽车企业,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签约到拿地仅用时三个月,这是“特斯拉速度”最初的含义;用时半年,特斯拉实现签约、拿地到开工;不到一年,完成从签约到投产。

前不久,7000辆“临港制造”特斯拉Model 3从上海启程运往欧洲,这距离特斯拉超级工厂开工不到两年,“特斯拉速度”被重新定义。

故事回到2017年,特斯拉国产谜团开始的地方。

那几乎是马斯克最艰难的日子,华尔街日报这样评价到,“特斯拉在2017年底拥有34亿美元现金,去年它每季度烧掉10亿美元。特斯拉想要存活,要么产生更多收入,要么马上筹集更多资金。从衡量企业财务安全的角度看,特斯拉的Z值为1.26。任何得分低于1.8的公司都将成为投资者的噩梦。得分为1分或更低,意味着企业可能在两年内破产。”

不得不承认,特斯拉从诞生起,就一直是家亏损的公司,从2017年的年报来看,亏损达到了16亿美元,比2016年增加了一倍还多。破产就像标签一样牢牢地绑在了特斯拉的身上,而马斯克清晰地认识到,只有中国才能救特斯拉,只有中国才能让特斯拉翻身。

关于特斯拉国产的消息已是喧嚣尘上,落户那棵梧桐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地方,北京?广州?还是上海?

2017年4月25日,作为外国企业的老板在北京紫光阁会见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汪洋,要知道,在进入国务院之前,汪洋在广东省有过一届省委书记的任期,广东一时间成为最大可能。

甚至广东媒体提前公布消息,为国产一事造势,南方都市报声先夺人,“特斯拉有计划在广东以独资的方式建立工厂,目前厂址已经选好,项目正在等待相关政府部门批复。如果计划顺利的话,特斯拉今年就会公布这一计划,这样未来特斯拉产品除了能降低关税外,还能享受各地尤其是广东对纯电动车的支持。”

一年之后,2018年5月份,特斯拉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公司已经获批。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10日完成注册,注册资金为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

为什么上海能够顺利拿下特斯拉?

与之前的猜测都不同,特斯拉在上海得到的条件是“独资”,6月2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联合商务部明确指出:从2019年起,放开外商在中国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工厂的50:50股比限制。

在股比放开的大背景下,特斯拉真正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此后,特斯拉已经和工行、农行、建行、浦发银行等多家中国银行达成新的至多100亿元的贷款,为期5年,以偿还此前的35亿元贷款并发展上海超级工厂和中国业务。特斯拉终于翻身,如今已然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汽车企业。

成功拿下特斯拉的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被外界重新关注,从去年挂牌至今,临港新片区签约项目总投资额逾2800亿元,从2020年到2022年,地区增加值年均增速将达到25%。特斯拉就是享受到开放红利的最好的代表。

这里是“中国曼哈顿”,这里是“改革试验田”,浦东的开发开放绝非仅仅局限于浦东,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是上海乃至中国制度创新的标杆。

从国家级新区到综改试验区,再到自贸区,浦东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始终贯穿着一根红线:改开大试验。“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是浦东人的座右铭。

站在三十年的高台上,开放的浦东再出发。

公司名称:江苏盛华粉体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选粉机,除尘器,烘干机